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神闲人

保持平常心 保持好心情 过好每一天!

 
 
 

日志

 
 

约翰·加尔通:苏联帝国已经崩溃,美帝国还会远吗?  

2016-12-27 14:21:57|  分类: 国际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来源:选美(微信公号)

约翰·加尔通(John Galtung)被称为和平学的学科创始人。作为挪威最著名的政治学家、社会科学家,他曾在1980年提出了苏联国家结构中存在的6对矛盾,并预言这些矛盾的存在将最终导致苏联的解体。在其关于维持和平的本土性根本原因和动力的理论基础之上,他在2004年列出了将导致美国“帝国”最终衰落的的14对矛盾,这一预测在伊拉克战争之后经过修改,最终成书为《美帝国的崩溃——过去、现在与未来》,中文版于2013年出版。书中对美“帝国”崩溃的预测确切到了2020年,文中同时表示乔治·布什的当选会使得“帝国”的延续时间缩短五年。当然,加尔通的预测中将要崩溃的是美“帝国”而非合众国本身。他同时也表示,像大不列颠,沙俄和法兰西帝国一样,合众国在“帝国”属性衰退之后将会更好。

约翰·加尔通(Johan Galtung)《美帝国的崩溃——过去、现在与未来》 (以下简称《崩溃》)的出版,让全世界都躁动了。一个西方人(且是一个热爱美利坚的西方人)说,美帝国必然崩溃,并且给出了明确的日程表,就在数年后的二○二○年。倘若这个西方人的预言验证,且彼时,若无大不幸,我等多数人还活着,则那时,我们就可以欣赏美帝国的夕阳西下了。但是,加尔通真的会如前两次预言(预言柏林墙倒塌和苏联崩溃)那般准确地预言美帝的崩溃吗?他真的会赢吗?

一、加尔通的筹码

加尔通的预言,有两个重要支撑。其一,美国面对的问题越来越多,与其他竞争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小,导致其影响力大幅下降。其二, 加尔通曾成功预言了柏林墙的倒塌和苏联的崩溃。

不可否认,美国表现出了衰弱迹象(见加尔通:《崩溃》第一部分,人民出版社二○一三年四月版)。加尔通列举了美国存在的十五大矛盾,比苏联的六大矛盾还要严重,其中,关键的是经济矛盾、军事矛盾、政治矛盾、文化矛盾和社会矛盾,这些矛盾的确不是加尔通耸人听闻的虚构。其实,我们只要抓住一个关键点,就可以直截了当地把握美国面临的深刻、深层和广泛的危机。美国一切矛盾的核心是:美国以全球6% 的人口消耗了全球35% 的资源,这意味着,美国是大幅吸纳—消耗资源的国家,运行成本非常高。同时,由于美国的资源消耗对外依存度非常高,这意味着,美国必须大量攫取世界资源,才能满足其消耗。可以说,无论是作为美国还是作为美帝国,美国重要矛盾的根源都在于其大幅吸纳—消耗。而作为世界意义的美帝国,大幅吸纳—消耗将使世界不堪其负。

“二战”结束后,美国的影响力达到一个新的高峰,但这时的美国并非一个全球性帝国,因为还有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集团和独立的中国不在美国的控制之内,美国对苏联也不具有压倒性优势,因此,美国仍是一个地区性大国和霸主。美国的巅峰时代是苏联解体之后。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大大提高了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和控制力,美国近乎成为一个全球性帝国。这时,美国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军事能力、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国际影响力在全球都大幅提升。但是,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美帝国的国际影响力和控制力的上升,直接地看,主要不是它自身实力的纵向增长,而是对手自身的削弱,从而大幅扩大了美国与对手的横向差距。在这个意义上,是对手的自身造就了美国的胜利。第二,美国至今不是真正的全球性帝国, 而只能说近乎全球性帝国。全球性帝国对世界的主宰程度应该像苏联对华约国家、美国对北约国家的主宰强度,但美国对俄罗斯和中国的主宰在任何时候都没有达到此等强度。

当然,不可否认,作为全球第一强国,美国的综合实力尤其是国际影响力和控制力,与第二强国(不论它是哪国)的差距,已经构成不对称优势。但是,美国的优势没有改变它的致命软肋,即没有改变美帝国的大幅吸纳—消耗模式的自足性与稳定性困局。就国内情况看,为了满足民众对福利提高的要求,美国对资源的消耗越来越大,而由于资源稀缺,导致资源需求增加与资源稀缺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一矛盾导致美国模式成为昂贵的模式,美国的民主也就是昂贵的民主,而美国模式根本不可永续,这就是美国的自足性与稳定性困局。

二○○八年,世界平均能耗为1.676(吨标准油),美国、法国、日本、德国、中国分别为7.456、4.128、3.977、3.761、1.502(吨标准油),几国分别是世界平均能耗的4.45、2.46、2.37、2.24、0.90(倍)。美国已探明的石油储量是世界的2%,国内产量占世界的5%,消费却占到了世界总消费额的25%。美国能源部二○○五年一月发布的《能源展望》中预测,美国石油总消费在二○○三年是每天两千万桶,到二○二五年将增加至每天两千七百九十万桶,平均每年增长1.5%。二○○三年石油净进口占石油需求的56%,到二○二五年将增为68%。就笼统的资源消耗看,美国人占世界人口6%,却消耗了35%的世界资源,而一个美国孩子的消费相当于一百二十五个印度孩子。如此消耗的美国, 怎能永续发展呢?这就是美国经济矛盾的根本所在。

美国的内部矛盾必然衍生出相应的外部矛盾。由于国内资源供给无法满足美国的资源高消耗,美国必须从外部吸取资源。同时,由于美国的人均资源消耗量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数倍,致使平等交换不可能作为美国吸取国外资源的永续方式,所以,它只有采取帝国性交换, 即不平等交换。在加尔通对帝国的定义中(“一个跨国界性、文化合法化、中心—边缘处于不平等交换状态的结构”,《崩溃》,12 页),不平等交换是关键,是自变量。不平等交换必然导致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实质不平等关系(尽管在国际法法理上国家之间是平等的)。美国霸权(或者任一霸权)的核心目标和任务就是维护这一不平等关系。

在一切霸权体系中,都存在中心与边缘之间的不平等交换关系, 但是,没有一个国家愿意被剥削,接受对自己不利的不平等交换关系。这就意味着,美国与边缘国家的交换必定产生远比平等交换更大的交易费用,这些费用包括美国对边缘国家的压迫和强制,别国的反抗,以及战争这种极端形式。对于边缘国家来说,它们要承担两重基本费用。第一,它们要承担不平等交换给它们带来的损失。第二,它们要承担它们因反抗美国而美国镇压它们而产生的费用,这笔费用只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这些非正常的交易费用使得霸权的维持变得非常昂贵,而昂贵的费用显然只有来自美国对边缘国家的剥削。如果霸权程度越大,从而使剥削越严重,则反抗就越严重,从而使中心—边缘之间不平等交换的交易费用就越高;若要继续维持这种霸权和剥削,就必须加大剥削,从而陷入恶性循环。反之,霸权程度越低,从而使剥削越轻,交易费用越低。但是,美国人均资源消耗约为世界均值的六倍,这使得美国的霸权不可能是轻度的,而一定是强度的。因此, 无论美国多么善于外交,它也势必与边缘国家产生巨大的交易费用。这就是美国外部矛盾的根源。因此,内外矛盾交加,构成美帝国的重重危机。而笔者这里的讨论从更基础的层面解释和加强了加尔通关于美帝国危机的论断。

二、加尔通的软肋

但是,盼望美帝国崩溃的人高兴得太早,也太不够理智,因为加尔通的论证存在严重缺陷。

(一) 方法论缺陷:横向视野的缺乏是加尔通的最大软肋

加尔通所讨论的美帝国危机,只是考虑了美国自身的状况,或者说,只是针对美帝国自身处境的纵向考察。就纵向看,加尔通的分析和判断,没有明显问题。但是,从美帝国面对的危机推不出美帝国必然崩溃,因为,美帝国是否崩溃,不仅取决于美帝国自身的状况,更取决于它与其他国家实力的比较状况。也就是说,由于国际政治是体系政治,所以,还必须从体系-横向关系来考察美帝国的命运。甚至可以说,横向关系才是决定美帝国命运的唯一终端标准。广而言之, 在国际政治中,任何一国的地位、作用和命运,都取决于它与其他国家的横向关系。

例如,如果美国的实力在十年后衰弱到目前二分之一, 而其他国家衰弱到目前的四分之一,那么,美帝国的霸权不但不会弱化,反而会强化。如果美国的实力在十年后翻一番,而其他国家翻两番,则美国的霸权反而会弱化。这并不是说一个国家的自身状况不重要,恰恰相反,它相当重要,国际地位是国际竞争的结果,一国尽量增强自己的实力,是在竞争中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的必要条件。但是,在国际关系中, 一国的实力即便提高了(纵向比较),也并不意味着其地位一定提高(横向比较)。一国自身状况的演变并不意味着其国际地位一定会同向演变,更不意味着等幅演变。横向视野的缺乏,属于方法论缺陷,是加尔通的最大软肋。

加尔通无法有效论证和预测,到二○二○年,有某个国家或集团的实力可以挑战美国,从而瓦解其霸权。俄罗斯、中国、印度,都不足以挑战美国,三国也不可能合纵连横以挑战美国。欧盟也无法整合起来挑战美国。

有些中国人认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经济蒸蒸日上, GDP上升到世界第二位,综合国力有所增强,于是沾沾自喜,认为中国可能取代美国。其实,这是盲目乐观。最近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总量的确在快速增长,但是,中国经济是典型的高消耗、高污染、低产出、低技术的生产方式,这种方式根本不可持续,而只能是短期效应。中国的能耗总量与美国相当,但产出只有美国的40%。尤其是在高技术领域,中国几乎没有原创性技术和产品,没有国际竞争力和地位。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的对外技术依存度高达50%,而美国、日本仅为5% 左右,并且中国的设备投资有60% 以上要靠进口(冯之浚:《科学发展与生态文明》,载《中国软科学》二○○八年第八期)。在管理方式上, 中国也没有创造出具有竞争力的管理模式。所以,即便中国的经济总量与美国相当,中国经济与美国经济相比,仍不具有竞争力。

判断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方式是否可持续,有一个重要的标准, 就是资源供给是否可持续。八十年代以来这三十年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是以资源充分供给为前提的。但是,这一前提并非总是能满足。我们可以看看中国的资源形势。我国许多资源总量匮乏,人均占有水平低。在资源总量方面,我国的水资源仅占世界6%。另外,石油储量占1.8%,天然气占0.7%,铁矿石不足9%,铜矿不足5%。在人均资源量方面,我国人均四十五种主要矿产资源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二分之一,人均耕地、草地资源为三分之一,人均水资源为四分之一,人均森林资源为五分之一,人均石油占有量仅为十分之一。由于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以资源高消耗为基础,国内资源供不应求,导致资源对外依存度日益上升。二○一一年,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高达55.2%, 首次超过美国的53.5% ;预计到二○二○年,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将达60%,而未来十年美国将把石油进口量再削减三分之一。并且,中国已大力开采了国内原油(其他资源也是如此),而美国却是尽量保存国内原油,优先利用国外原油(其他资源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原油对外依存度仍高于美国。

根据国土资源部的报告, 到二○二○年,在我国四十五种主要矿产中,有十九种矿产将出现不同程度的短缺,其中十一种为国民经济支柱性矿产,除了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将上升到60%,铁矿石的对外依存度将在40% 左右,铜和钾的对外依存度仍将保持在70% 左右。这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必定严重受制于国际环境,且受制程度越来越高。同时,中国的资源消耗方式对世界资源也是一种威胁。很显然,其他国家更愿意模仿美国的经济运行方式而不是模仿中国。在地缘政治上,由于美国掌握着制海权和制空权,同时借着“九一一”事件打进中东,最近又开始重返亚太,这使它控制着世界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地域和运输通道。中国若要快速发展,必须依赖国际资源的大量供给,这势必与美国及其他国家争夺资源。一旦国际环境恶化,美国在资源供给上遏制中国,加之中国的资源对外依存度过高,则必然导致中国市场上资源价格飙长甚至根本供不应求,从而打乱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行,经济发展就会严重受挫。但是,美国要实现资源正常供给, 远比中国容易。在资源供给这一关键问题上,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 中国根本无法与美国竞争。

同样,我们无法很充分地论证和预测,俄罗斯、印度等国会快速发展,以至于它们在二○二○年具有挑战美国的实力。

只要加尔通无法论证二○二○年将出现与美国相匹配的强有力挑战者,他对美帝国崩溃的预测的根据就很不充分,就缺乏一个必要的支撑条件。

(二)对美帝国命运的预测与其他预测不同质

加尔通成功预测了柏林墙的倒塌和苏联解体,且他试图以这两个成功案例来加强其对美帝国崩溃预测的可靠性。但是,加尔通自始至终没有意识到,对前两者的预测与对美帝国命运的预测,不是同质的。 因为,对于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后的世界格局,加尔通可以比较容易找到后续替代方案,但是,对于美帝国崩溃后的世界格局,加尔通很难找到后续替代方案。

柏林墙倒塌后,两德统一,世界格局更有利于美国所主导的北约。由于大国(美国和苏联)仍然存在,所以,柏林墙倒塌的波动与效应被既有格局所吸收,使原有格局继续向北约倾斜。柏林墙倒塌的替代方案就是北约扩大,或者说美国集团加强。

苏联解体的波动和效应远比柏林墙倒塌更重要,其替代方案是世界格局继续向北约倾斜,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

但是,如果美帝国崩溃,替代方案是什么呢?这不是一个容易处理的问题。

(三)加尔通的替代方案软弱无力

关于美帝国崩溃后的美国和世界格局,加尔通所设计的替代方案是软弱无力的,具有道德主义倾向。加尔通设计和描绘了美帝国崩溃后的世界图景,包括全球化、全球公民权、全球人权、全球民主以及全球经济、军事、政治与文化权力等等,但是,加尔通的言说方式是“应当如此”,而不是“能够如此”, 或者说“具有如此条件”。

以什么标准来判断美国演变为一个非帝国?过于复杂多样的标准反而会干扰对霸权和帝国程度的判断。由于霸权的根本目标是维护有利于霸权国的不平等交换关系,而不平等交换是要获取更多资源。如果霸权国的资源消耗很高,则它势必要依赖于高强度的不平等交换关系。如果霸权国的资源消耗不是太高,则它对不平等交换关系的依赖度就较低。所以,我们可以从资源消耗这一角度来反推霸权的强度。霸权国的资源消耗越大,则它对不平等交换关系的依赖越强,这意味着其霸权程度越大;反之,则越小。也就是说,霸权国对不平等交换关系的依赖程度与霸权程度(亦即帝国程度)成正相关关系。

大体而言,当美国人均资源消耗下降到世界人均水平的三倍以下, 则美国对不平等交换关系的依赖度大幅降低。而目前,美国人均资源消耗约是世界人均水平的六倍。这意味着,美国需要大幅削减资源消耗。但是,如何才能使美国大幅削减资源消耗呢?从大的方面看,只有和平手段武力手段两种可能。

就和平手段看,或者美国心甘情愿削减资源消耗,或者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通过谈判,迫使美国不得不减少资源消耗。但是,美国会心甘情愿地削减资源消耗吗?——看不到这种可能。美国作为民主国家,它要尽量满足资本家对利润和民众对利益的需求,且这种需求呈增长态势,这意味着,美国很难削减资源消耗,甚至还要增加资源消耗。所以,美国不可能心甘情愿削减资源消耗,从而主动放弃霸权, 不再滥用霸权(《崩溃》,18 页)。在这一点上,加尔通犯了道德主义的错误。若要通过谈判来迫使美国大幅削减资源消耗,则其他国家必须有足够的实力。西方文化非常强调实力,实力是谈判的基础,实力不对称的谈判很难使强者妥协。“弱者应当臣服于强者,这一直就是一条普遍的法则”,这是西方文化长久以来的观念,“没有同等的军事力量,就不可能对共同利益做出同样的贡献,也不可能公平地讨论共同的利益”(〔古希腊〕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徐松岩、黄贤全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二○○四年版,40、48—49 页)。

国际谈判中,实力是最重要的筹码。可以预见的是,在资源这一核心问题上,世界各国的斗争将会越来越剧烈,甚至采取战争手段。这意味着,由于实力不足,其他国家很难迫使美国大幅削减资源消耗,降低其帝国程度(霸权程度),从而实现世界和平。一个明显的事实是,苏联解体后,美国独大,以至于它更不愿意接受国际约束。例如,二○○一年三月,布什政府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影响美国经济发展和发展中国家也应该承担减排和限排义务为借口,宣布拒绝批准《京都议定书》。从苏联解体后美国的表现来看,美国的帝国程度(霸权程度)在强化而不是弱化。这意味着,在其他国家实力不够的情况下, 我们怎能指望美国做出重大让步?当然,这并不排除美国在非核心利益上会做出某些让步。

至于武力手段,加尔通根本就不予考虑。首先,武力手段会使世界陷入灾难,尤其是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核武器时代。其次,更重要的是,在短期内(至少在二○二○年前),根本找不到可以与美国军力匹敌的国家和国家联盟。这意味着,不可能通过武力手段使美国大幅削减资源消耗。

三、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当然,笔者完全不认为,美帝国是新的“日不落帝国”,其霸权将永远维持下去。笔者赞同加尔通所论,美帝国的国内和国际运行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此间的关键(自变量)是,美国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对资源的巨大需求将使世界不能承受其重。但是,英国、法国、苏联等的霸权之瓦解,均是有可行的新的替代方案。新的方案或者是新霸权替代旧霸权,或者是旧霸权衰落但短期内没有新霸权,世界陷入群雄混战( 如“一战”、“二战”、中国的战国时期) , 然后产生新霸权。在当今,能够挑战美国霸权的新霸权,还看不到;使世界陷入群雄混战的可能性,也暂时看不到;而更优的方案——世界政府——更只是远期构想。

固然,美国霸权有种种恶,但如果没有霸权,国际社会将陷入更彻底的无政府状态,而无政府状态乃是群狼互噬的“共输”格局。一个混乱的世界需要秩序的控制者。而论软硬实力,当今世界,在短期内, 亦没有一国能与美国争锋。

诚然,美帝国不是这个世界的好的领导者,但在群龙无首的世界, 有一个“坏的领导者”来维持世界秩序,总比连“黑老大”都没有更好。比较而言(可与苏联相比较),美帝国还算较不坏的“黑老大”。这意味着, 这个星球将仍在美国霸权之下继续运转。

我们可以定性地说,美帝国必将崩溃,但这样说,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因为所有帝国都要崩溃,理论未证明存在反例,历史事实也并未提供反例,所以,说美帝国必将崩溃,只是正确空话而已。而要准确预测美帝国在何时崩溃,则很难。不过,可以肯定,在短期内(二十至三十年以内),我们看不到美帝国崩溃的可能,因为没有一个强大的挑战者可以运用武力瓦解美帝国,或者通过谈判迫使美国放弃霸权,因此, 二○二○年的世界,恐怕仍是美帝国主导的世界。彼时,美国是赢家, 加尔通是输家。

本文选自:《美帝国的崩溃——过去、现在与未来》〔挪威〕约翰·加尔通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