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神闲人

保持平常心 保持好心情 过好每一天!

 
 
 

日志

 
 

一份现代男女交友的调查报告  

2016-11-21 16:32:10|  分类: 奇闻异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份现代男女勾搭和乱搞的平反报告


来自:凤凰青年


作者:常远

在天朝,有的词很微妙,比如「开放」。大多数时候,它是褒义的,「改革开放」、「开放思维」,让我们的价值观「更加开放」。只有一种情况,它是贬义的——那就是用在人、特别是女性的情感观念上。说一个女孩「很开放」,背后的潜台词,大约是换过很多男友、或者在性上面很「随便」,很可能「不太检点」、或者「很Cheap」。

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原本代表宽容、积极、多元的词,成了贬义?一个人想以自己的方式处理情感和性,又有什么错?有人把此归结于男权,有人谴责传统价值,但归根结底,无非是一些原本很自然、简单的事情,被我们的社会赋予了过多的意涵。

————李子:一名已婚女性

在欧美社会,「约约约」是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分。

记得有次跟朋友们去酒吧,英国姑娘看上了酒吧里的bartender。小伙儿看上去很年轻,卷卷的棕黄色头发,瘦瘦高高的典型荷兰仔。只记得当晚英国姑娘小声惊呼了一声,「Oh, he is so cute」(啊,他好萌),就走了过去,交谈,交换电话,再后来第二天,「坊间传闻」卷发小伙儿是下了夜班后径直去了她家。

这就是所谓的「hook-up」。我一直试图为hook-up 找到合适的中文翻译,但在中文世界里,与「勾搭」相关的词汇居然没几个正面的。不正当性关系,一夜情,炮友等等公共话语,人们在使用时的心态和语气,多少带有负面的道德评判,混杂着对性忐忑好奇的罪感。

但你情我愿的,勾搭怎么了?

「开放」,仅为欢愉

人类学家Justin 和Chris 在论文《hook-up:生物心理学角度》里面试图的定义是「自发自愿,关系不明确(或者说没有承诺和约定)的性」。欧美国家调查显示,超过半数(不同文献从64%-74%不等)年轻人都有过hook-up 的经历,地点可能发生在任何陌生人相遇的公共空间,集会、市场、咖啡馆、酒吧等等。

我的经历是,在西欧和北欧国家,勾搭很少带有性别属性。在丹麦时有几个朋友,她们会经常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昨天我又勾搭了哪个小男孩啊,上周我搞到手的那个简直迷人死了之类的。对于姑娘们来说,只要在酒吧里看到某个吸引她的男性,就可能考虑上前去勾搭他,一起跳段舞也好,聊聊天讲几个笑话也好,试图搞定他带回家也好。想要,就尝试,跟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没有区别。这没有「主动」「被动」之分,而是来自文化深层的自然。

诚然,用东方的道德体系来看,她们的确很「开放」。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平等和欣赏的基础上。或者更直白地说,决定因素是彼此眼中的「魅力」和「性吸引力」,而不是身份或者金钱。

说回英国姑娘和那位bartender,英国姑娘是我见过最聪明、最酷的姑娘之一,一个学者式的记者,而那位bartender,他的身份可能是一个在校学生,也可能只是当地一个玩滑板的失业青年,晚上去酒吧工作挣些钱。但这没关系,对于他们彼此来说,对方看上去很cute,很吸引自己,就可以进行一些美好的约会,甚至一些健康、安全的性,仅此而已。

你可以批判随意,但很少有人会期待在酒吧里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吧?人们去酒吧为了放松和开心,一切相关的活动都是基于「pleasure」,无它。

文化不同?不,和社会阶段有关

可能有人会说,中国跟西方不一样,东方文化对待性和情感相对比较保守。

但在我看来,在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传统文化对人们观念的影响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在摩洛哥游历时,我在火车上遇到一个20 岁的小伙子,他是马拉喀什本地人,父亲开了一家香水公司,他今年刚高中毕业,进入父亲的公司做管理工作,算是一个摩洛哥富二代。聊至兴高采烈处,我好奇地问他,摩洛哥年轻人如何约会呢?伊斯兰教禁止女性婚前性行为,而街上也到处是包裹着头巾的穆斯林女性,于是,年轻人就真的乖乖待在家里吗?

他笑了,在马拉喀什有一家酒吧,一切都是按欧洲风格装修的,摩洛哥年轻人周末就去那里疯狂party,姑娘们也摘掉头巾,像欧美国家的那些女孩子一样,喝酒约会。这样的酒吧消费自然很高,消费群体也多为商人、政府官员等富裕家庭的子女。

一个穆斯林社会的富二代可以像欧美年轻人一样约会,而穷人家的姑娘只会乖乖地围上头巾跟母亲一起在家织地毯。换句话说,曼哈顿的富人跟中东的领袖们共享一套生活方式、价值观和性观念,文化的区隔,在这个层面上微乎其微。

在不同社会之间,相比较传统文化,「社会发展阶段」和「经济状况」,可能才决定了一个社会对待性和情感的主流观念;而在不同个体之间,「阶级差异」对于价值观的影响,可能远远超越种族、语言和国界。

比如在中国,性和情感对于有些人来说未必是为了「愉悦」,反倒可能是「改变人生命运」的工具。

我并不喜欢在国内泡吧。想必有过此类经历的朋友都对那光鲜华丽、珠光宝气、肤浅、氤氲着荷尔蒙和欲望的场所印象深刻。那里充斥着年轻人,但也绝不缺失脖上挂着闪闪金链子的大叔,夜店外面的豪车一排排一列列。而在欧美国家,酒吧大部分时候是朋友们之间社交、放松的场合(当然,也不排除有勾搭的可能性)。

我有几次跟朋友去国内的夜店,他们在生活里都是很受欢迎的家伙,要么幽默有才情,要么有着出色的外形。这样的家伙,在欧美的酒吧里,是「抢手货」,但在国内的酒吧里却无人问津。

不得不说,很多姑娘的所求所想,并非今夜,而是更进一步的可能性和给生活带来的助益。当她们盯着一个「猎物」时,所考量的不是他的脸蛋、身材、口才亦或性能力,而是今晚的结识可能给日后带来的奢侈品包包、车、房、户口、工作、甚至稳定的、有钱途的婚恋关系等等等等,更进一步说,是物质安全感、生存资源获取和阶层晋升。

于此,hook-up 就不再仅仅是一次放松享受的「捕猎」,而是微缩版的人生赌注。女性用自己的身体交换资源。在国内,「勾搭」成了一出关乎欲望和财富的戏,性成了资源,成为了权力逻辑的演绎,偏离了主题本身。

这件事的反面,就是一般女性需要将「性」这种「宝贵」的资源,在「贬值」之前留给自己的所谓「真爱」,换取生命中的一张「长期饭票」。

决定了这些现象的不是什么中国国民性,也不是所谓的传统文化,而就是「社会发展阶段」——前现代社会跟后现代社会、发达社会与发展中社会的区别。

我的一个犹太裔哥们,有段时间跟一个罗马尼亚姑娘搞暧昧,有天问起他的进展,他叹口气,说打算放弃了。「东欧来的姑娘需要尊重,我没有耐心。」我一下没听明白,尊重,跟哪儿的姑娘交往不需要尊重呢?

后来接触了更多的东欧姑娘,我才明白他的意思:东欧社会普遍男权较盛,在女性潜意识里,男女交往时男性是占据优势和主动的,女性理应被动。你想跟她约会,就得宠她,取悦她,送花,请吃浪漫晚餐,才可能进一步发展。在她们内心,如果女性跟男性发生些什么,太过「开放」或者「主动」,那必然是女方「吃亏」。

这跟中国社会的主流观念有些类似。在这些地方,女性的受教育水平和地位快速提高,越来越独立,但不平等的沟壑仍横亘在性别之间。(关于这一点,前两天我们在另一篇文章里讨论过。)

无论摩洛哥、中国还是东欧,这些地区的主流人群仍很能把「情感」「婚姻」「性」从社会目的的绑缚中解脱出来,回归到一件纯粹自我、有关欢愉的事情。对于其中的很多人来说,婚姻仍然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笔交易」,而「性」也可能改变人生命运的捷径,怎么能「随便」呢?

因此,如果你绘制一份欧洲社会「开放程度」和一份经济发展水平的分布地图,你会发现大部分区域是重叠的。

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在两张图上都一定是名列前茅;德国作为欧洲大陆最强盛的国家之一,其注册结婚的数字每年都在下降,很多德国伴侣都充分享受着各自的经济独立,特别是女性。他们不需要婚姻来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伴侣们如果要生活在一起,则倾向签订同居协议。

西欧和北欧的姑娘成长于女权运动勃兴后的欧洲,男女平等理念深入人心,物质的富足带来更高的教育水平、更开放的头脑以及相对更宽容的社会环境。她们更独立且富有冒险精神,勇于表达自我,不受条框拘束,没有「这不是女孩子该做的事」。她们自由地跟男性约会,是否频繁地更换性伙伴或男朋友,完全是一种个人选择,不会被周围的环境judge。

他们不需要奉父母之命或因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而结婚,宗教对婚姻从一而终的古老束缚也渐成过去式,很多年轻人也不愿为了避税等经济原因结婚。因此,对于这些国家的年轻人来说,维持怎样的伴侣关系,追不追求、如何追求个人的欢愉,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你可以不喜欢性,愿意有稳定伴侣,乃至独身,都问题不大。性,完全可以是纯粹的、与攀附社会阶层不相关的,也逐渐和「性别」脱离了关系。只要你情我愿,谁主动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怕的,究竟是什么?

我不是想对任何现象做出道德评判(judge),只是试图理解不同社会、个体之间的观念差异及其成因。

我深深地理解,在中国社会,阻碍人们对于情感和性更「开放」、更追求自我感受的元素,深植于这个社会的现实土壤之中;我也当然明白,在高速转型和严重撕裂的中国社会内部,不同个体之间的观念差异可能远比不同语言文化造成的差异要大——

一个上海的单身白领姑娘可能像她在伦敦的同行一样,下班后去酒吧喝一杯,跟顺眼的男人约会,看重颜值而非银行存款,但在北京的另一个中国姑娘,可能就跟她在摩洛哥的同龄妹子一样,视婚姻为改变命运和阶层的终极路径。

有人为了愉悦而生活,有人为了面包而生存,这一直都是真实的世界啊。

无论性工作者、找大叔结婚的小姑娘和找阿姨包养的小伙子,我们都不应该抱持偏见,因为很难设身处地理解不同人的生活情境。单纯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并不以欺骗、损耗他人利益为手段,这比通过不正当的渠道或权贵贪腐来获取资源光明正大得多。

但不应回避的是,我们社会依然存在着一个混杂着金钱、权力和生存资源、充满男权逻辑的的畸形社交生态。在一个男性高度垄断资源、权力、金钱的社会,女性的资源和选择机会要少很多。即使一个笃信男女平等的独立女性,想要在一个不公正、不安全的社会里寻求更好生活,很多也不得不把自己物质利益的获取和改变命运的机会计入首要考量。

对于一个多元的社会来说,社会生活中男女享受相对来讲更加同等的权利和机会,姑娘们独立、自由,拥有社会提供的稳定生活保障,有自己的住处和事业,不需要依靠男人就可以追求想要的人生。在酒吧里,她们可以享受轻松和愉悦,挑选吸引自己的男人,获得安全而美好的约会或者性。

这样的社会,对男女而言都更理想。



我不愿掩饰,自己想要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社会;我也不会否认,中国社会的观念在不可逆转地发生变化——更多元、更开放、更包容。

在到达理想境地之前,我们能不能对彼此都更抱持一些同情之理解,尊重每个个体的自由选择?能否不再带着有色眼镜去审视那些不认同主流生活方式的人?用「约炮」「随便」这样卑琐的话去展露我们语言的贫乏和男权的头脑?

一个现代社会里单身的男女,在酒吧里、在约会软件上跟感兴趣的对象「勾搭」,认为「爱情」、「性」、「婚姻」是三件完全不同但可能发生交叉的事情。

这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