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神闲人

保持平常心 保持好心情 过好每一天!

 
 
 

日志

 
 

【转载】李银河: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  

2015-02-08 07:05:05|  分类: 男欢女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人看来十分幸运甜蜜的讷言,因为这种无话可说的呆萌,正是没有在爱情里摔过跟头、吃过苦的体现,所以现年已经63岁的李银河,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天真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觉得我相当的幸运。后来我嫂子还说呢:啊,你又掉到蜜罐里了。她的意思就是本来王小波就是个蜜罐,这次和大侠在一起又掉蜜罐里了。这两段感情都好像浸泡在温池里的感觉似的,也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也很惬意。” 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而和大侠的结合,则是“高度差异的吸引”,“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好多地方差异都特别大。”平时各自的爱好不一样,大侠很少去看李银河写的东西,李银河也不会去看大侠追的剧,出身出租车司机的他自小混迹江湖,通达人情世故,为自称“情商不高,搞不好人际关系”的李银河处理了许多麻烦,首先把李银河母亲家“占山为王”的老保姆给规矩好了,“我妈从此就好欣赏他。”自母亲2003年离世后,李银河就搬到了大侠家居住,与他的家人关系融洽,“他家特别热闹,老是走亲戚串门,相比之下,我们家的这种知识分子家庭就比较寡淡,比较冷清。” 同时她被照顾得很好,“自从跟他好了以后,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衣服、鞋子都由大侠购置回来,她连试都不去试。李银河笑称对于王小波而言,自己是他的拐杖,家务、书籍出版、与外界交流甚至帮他抄稿子,都由她来做;而大侠则自喻是李银河的拐棍,解决全部生活问题,让她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工作。 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有一个问题是问将来。 李银河答:“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大侠为本刊发来自己与李银河的合影 李银河老师聊起大侠,很坚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李银河老师在广州与老徐对谈爱情。 南都娱乐×李银河 “真的出现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完全抵挡不住” 南都娱乐:去年您站出来公开了这段十七年的感情,非常勇敢犀利。 李银河:对,这次是很偶然的,出于意外,但是最后变成了一个科普。一些比较年轻的研究性科学家有这么个说法:二十年前我让公众知道了同性恋,是中国最早搞同性恋研究的社会学家;二十年后我又让公众注意到了跨性别。因为跨性别人群和同性恋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整个事件最后引出了关于LGBT跨性别群体的科普。 南都娱乐:公开对您和大侠的意义大吗? 李银河:我觉得对我们的意义倒没什么。我们在公开和不公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好像倒是对公众科普的意义比较大,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跨性别的人群。这事也不是我出柜,明明是她出柜,出柜的人群是LGBT,我说了半天我是异性恋。 南都娱乐:当年大侠是怎么打动您的? 李银河:因为他特别真挚,如果一个人真的发生了激情的话,那个力量实在是无坚不摧的,跟一般所谓找对象,考虑这些那些条件很不一样。我觉得发生几率也不是特别高的,很多人中间有一种互相的好感,感情也挺温柔的,但是不一定有激情,人们一般觉得小说里电影里才有非常激烈的感情。你看徐静蕾不也是这样感觉的吗?她觉得激情这东西戏剧性太强了、太过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想想你是什么感觉?完全抵挡不住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的。 南都娱乐:大侠在某个采访中说过自己也会对别的女性产生“心猿意马”的感情,您会担心吗? 李银河:其实后来他说这个词用得不太对,可能用怜香惜玉更贴切一点。他说对别人有一点好感什么的,我觉得没什么。他对我的爱我非常放心、笃定,我们两个人感觉就跟一个人似的,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南都娱乐:大侠对王小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李银河:他一开始就挺嫉妒的嘛。我说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嫉妒?他也嫉妒得不行,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你看他回答问题都是说“王小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小说家,李银河是一个什么什么家……”至于他自己,他就说:“我是李银河的拐棍。”(笑)他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南都娱乐:他把身段放得那么低,您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李银河:我觉得他真的也很伟大,非常好。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所以才能全都不计较。 南都娱乐:在两段关系里面,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银河:其实相同的是他们那种激情的爱。不同的有很多,他们就是很不同的人,太不同了,就是哪哪都不像。 南都娱乐:像小野洋子在约翰·列侬离开后再也没有新恋情,你会不会担心在王小波的光环下没办法公开自己现在的生活? 李银河:其实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我最早听到一种说法是只能有一个真爱,我觉得其实跟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挺符合人性的。一个人还可以爱好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我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了,这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所谓西方的多边恋,同时爱好几个人,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能说这事错误的吧。我小说里面写了好多多边恋,这种恋爱观挑战一对一关系,但是人不一定非得一对一,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爱上两个人呢,完全可以啊,一前一后我觉得更可以了。 李银河: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 - 南都周刊娱乐 - 南都娱乐周刊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外人看来十分幸运甜蜜的讷言,因为这种无话可说的呆萌,正是没有在爱情里摔过跟头、吃过苦的体现,所以现年已经63岁的李银河,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天真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觉得我相当的幸运。后来我嫂子还说呢:啊,你又掉到蜜罐里了。她的意思就是本来王小波就是个蜜罐,这次和大侠在一起又掉蜜罐里了。这两段感情都好像浸泡在温池里的感觉似的,也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也很惬意。” 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而和大侠的结合,则是“高度差异的吸引”,“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好多地方差异都特别大。”平时各自的爱好不一样,大侠很少去看李银河写的东西,李银河也不会去看大侠追的剧,出身出租车司机的他自小混迹江湖,通达人情世故,为自称“情商不高,搞不好人际关系”的李银河处理了许多麻烦,首先把李银河母亲家“占山为王”的老保姆给规矩好了,“我妈从此就好欣赏他。”自母亲2003年离世后,李银河就搬到了大侠家居住,与他的家人关系融洽,“他家特别热闹,老是走亲戚串门,相比之下,我们家的这种知识分子家庭就比较寡淡,比较冷清。” 同时她被照顾得很好,“自从跟他好了以后,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衣服、鞋子都由大侠购置回来,她连试都不去试。李银河笑称对于王小波而言,自己是他的拐杖,家务、书籍出版、与外界交流甚至帮他抄稿子,都由她来做;而大侠则自喻是李银河的拐棍,解决全部生活问题,让她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工作。 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有一个问题是问将来。 李银河答:“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大侠为本刊发来自己与李银河的合影 李银河老师聊起大侠,很坚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李银河老师在广州与老徐对谈爱情。 南都娱乐×李银河 “真的出现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完全抵挡不住” 南都娱乐:去年您站出来公开了这段十七年的感情,非常勇敢犀利。 李银河:对,这次是很偶然的,出于意外,但是最后变成了一个科普。一些比较年轻的研究性科学家有这么个说法:二十年前我让公众知道了同性恋,是中国最早搞同性恋研究的社会学家;二十年后我又让公众注意到了跨性别。因为跨性别人群和同性恋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整个事件最后引出了关于LGBT跨性别群体的科普。 南都娱乐:公开对您和大侠的意义大吗? 李银河:我觉得对我们的意义倒没什么。我们在公开和不公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好像倒是对公众科普的意义比较大,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跨性别的人群。这事也不是我出柜,明明是她出柜,出柜的人群是LGBT,我说了半天我是异性恋。 南都娱乐:当年大侠是怎么打动您的? 李银河:因为他特别真挚,如果一个人真的发生了激情的话,那个力量实在是无坚不摧的,跟一般所谓找对象,考虑这些那些条件很不一样。我觉得发生几率也不是特别高的,很多人中间有一种互相的好感,感情也挺温柔的,但是不一定有激情,人们一般觉得小说里电影里才有非常激烈的感情。你看徐静蕾不也是这样感觉的吗?她觉得激情这东西戏剧性太强了、太过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想想你是什么感觉?完全抵挡不住“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外人看来十分幸运甜蜜的讷言,因为这种无话可说的呆萌,正是没有在爱情里摔过跟头、吃过苦的体现,所以现年已经63岁的李银河,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天真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觉得我相当的幸运。后来我嫂子还说呢:啊,你又掉到蜜罐里了。她的意思就是本来王小波就是个蜜罐,这次和大侠在一起又掉蜜罐里了。这两段感情都好像浸泡在温池里的感觉似的,也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也很惬意。”

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而和大侠的结合,则是“高度差异的吸引”,“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好多地方差异都特别大。”平时各自的爱好不一样,大侠很少去看李银河写的东西,李银河也不会去看大侠追的剧,出身出租车司机的他自小混迹江湖,通达人情世故,为自称“情商不高,搞不好人际关系”的李银河处理了许多麻烦,首先把李银河母亲家“占山为王”的老保姆给规矩好了,“我妈从此就好欣赏他。”自母亲2003年离世后,李银河就搬到了大侠家居住,与他的家人关系融洽,“他家特别热闹,老是走亲戚串门,相比之下,我们家的这种知识分子家庭就比较寡淡,比较冷清。”

外人看来十分幸运甜蜜的讷言,因为这种无话可说的呆萌,正是没有在爱情里摔过跟头、吃过苦的体现,所以现年已经63岁的李银河,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天真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觉得我相当的幸运。后来我嫂子还说呢:啊,你又掉到蜜罐里了。她的意思就是本来王小波就是个蜜罐,这次和大侠在一起又掉蜜罐里了。这两段感情都好像浸泡在温池里的感觉似的,也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也很惬意。” 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而和大侠的结合,则是“高度差异的吸引”,“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好多地方差异都特别大。”平时各自的爱好不一样,大侠很少去看李银河写的东西,李银河也不会去看大侠追的剧,出身出租车司机的他自小混迹江湖,通达人情世故,为自称“情商不高,搞不好人际关系”的李银河处理了许多麻烦,首先把李银河母亲家“占山为王”的老保姆给规矩好了,“我妈从此就好欣赏他。”自母亲2003年离世后,李银河就搬到了大侠家居住,与他的家人关系融洽,“他家特别热闹,老是走亲戚串门,相比之下,我们家的这种知识分子家庭就比较寡淡,比较冷清。” 同时她被照顾得很好,“自从跟他好了以后,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衣服、鞋子都由大侠购置回来,她连试都不去试。李银河笑称对于王小波而言,自己是他的拐杖,家务、书籍出版、与外界交流甚至帮他抄稿子,都由她来做;而大侠则自喻是李银河的拐棍,解决全部生活问题,让她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工作。 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有一个问题是问将来。 李银河答:“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大侠为本刊发来自己与李银河的合影 李银河老师聊起大侠,很坚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李银河老师在广州与老徐对谈爱情。 南都娱乐×李银河 “真的出现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完全抵挡不住” 南都娱乐:去年您站出来公开了这段十七年的感情,非常勇敢犀利。 李银河:对,这次是很偶然的,出于意外,但是最后变成了一个科普。一些比较年轻的研究性科学家有这么个说法:二十年前我让公众知道了同性恋,是中国最早搞同性恋研究的社会学家;二十年后我又让公众注意到了跨性别。因为跨性别人群和同性恋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整个事件最后引出了关于LGBT跨性别群体的科普。 南都娱乐:公开对您和大侠的意义大吗? 李银河:我觉得对我们的意义倒没什么。我们在公开和不公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好像倒是对公众科普的意义比较大,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跨性别的人群。这事也不是我出柜,明明是她出柜,出柜的人群是LGBT,我说了半天我是异性恋。 南都娱乐:当年大侠是怎么打动您的? 李银河:因为他特别真挚,如果一个人真的发生了激情的话,那个力量实在是无坚不摧的,跟一般所谓找对象,考虑这些那些条件很不一样。我觉得发生几率也不是特别高的,很多人中间有一种互相的好感,感情也挺温柔的,但是不一定有激情,人们一般觉得小说里电影里才有非常激烈的感情。你看徐静蕾不也是这样感觉的吗?她觉得激情这东西戏剧性太强了、太过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想想你是什么感觉?完全抵挡不住

同时她被照顾得很好,“自从跟他好了以后,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衣服、鞋子都由大侠购置回来,她连试都不去试。李银河笑称对于王小波而言,自己是他的拐杖,家务、书籍出版、与外界交流甚至帮他抄稿子,都由她来做;而大侠则自喻是李银河的拐棍,解决全部生活问题,让她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工作。

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有一个问题是问将来。

李银河答:“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外人看来十分幸运甜蜜的讷言,因为这种无话可说的呆萌,正是没有在爱情里摔过跟头、吃过苦的体现,所以现年已经63岁的李银河,在某些角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天真的年轻姑娘。 “我一直觉得我相当的幸运。后来我嫂子还说呢:啊,你又掉到蜜罐里了。她的意思就是本来王小波就是个蜜罐,这次和大侠在一起又掉蜜罐里了。这两段感情都好像浸泡在温池里的感觉似的,也非常舒适,非常温暖,也很惬意。” 和王小波的爱情,是由两人在精神、爱好、智商上的高度契合而带来的吸引;而和大侠的结合,则是“高度差异的吸引”,“很多地方都是互补的,好多地方差异都特别大。”平时各自的爱好不一样,大侠很少去看李银河写的东西,李银河也不会去看大侠追的剧,出身出租车司机的他自小混迹江湖,通达人情世故,为自称“情商不高,搞不好人际关系”的李银河处理了许多麻烦,首先把李银河母亲家“占山为王”的老保姆给规矩好了,“我妈从此就好欣赏他。”自母亲2003年离世后,李银河就搬到了大侠家居住,与他的家人关系融洽,“他家特别热闹,老是走亲戚串门,相比之下,我们家的这种知识分子家庭就比较寡淡,比较冷清。” 同时她被照顾得很好,“自从跟他好了以后,根本就没有做过任何家务”,衣服、鞋子都由大侠购置回来,她连试都不去试。李银河笑称对于王小波而言,自己是他的拐杖,家务、书籍出版、与外界交流甚至帮他抄稿子,都由她来做;而大侠则自喻是李银河的拐棍,解决全部生活问题,让她可以专心致志地进行工作。 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有一个问题是问将来。 李银河答:“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 大侠为本刊发来自己与李银河的合影 李银河老师聊起大侠,很坚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李银河老师在广州与老徐对谈爱情。 南都娱乐×李银河 “真的出现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完全抵挡不住” 南都娱乐:去年您站出来公开了这段十七年的感情,非常勇敢犀利。 李银河:对,这次是很偶然的,出于意外,但是最后变成了一个科普。一些比较年轻的研究性科学家有这么个说法:二十年前我让公众知道了同性恋,是中国最早搞同性恋研究的社会学家;二十年后我又让公众注意到了跨性别。因为跨性别人群和同性恋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整个事件最后引出了关于LGBT跨性别群体的科普。 南都娱乐:公开对您和大侠的意义大吗? 李银河:我觉得对我们的意义倒没什么。我们在公开和不公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好像倒是对公众科普的意义比较大,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跨性别的人群。这事也不是我出柜,明明是她出柜,出柜的人群是LGBT,我说了半天我是异性恋。 南都娱乐:当年大侠是怎么打动您的? 李银河:因为他特别真挚,如果一个人真的发生了激情的话,那个力量实在是无坚不摧的,跟一般所谓找对象,考虑这些那些条件很不一样。我觉得发生几率也不是特别高的,很多人中间有一种互相的好感,感情也挺温柔的,但是不一定有激情,人们一般觉得小说里电影里才有非常激烈的感情。你看徐静蕾不也是这样感觉的吗?她觉得激情这东西戏剧性太强了、太过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想想你是什么感觉?完全抵挡不住大侠为本刊发来自己与李银河的合影

李银河: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 - 南都周刊娱乐 - 南都娱乐周刊李银河老师聊起大侠,很坚定地相信:“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李银河: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 - 南都周刊娱乐 - 南都娱乐周刊李银河老师在广州与老徐对谈爱情。

南都娱乐×李银河

的。 南都娱乐:大侠在某个采访中说过自己也会对别的女性产生“心猿意马”的感情,您会担心吗? 李银河:其实后来他说这个词用得不太对,可能用怜香惜玉更贴切一点。他说对别人有一点好感什么的,我觉得没什么。他对我的爱我非常放心、笃定,我们两个人感觉就跟一个人似的,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南都娱乐:大侠对王小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李银河:他一开始就挺嫉妒的嘛。我说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嫉妒?他也嫉妒得不行,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你看他回答问题都是说“王小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小说家,李银河是一个什么什么家……”至于他自己,他就说:“我是李银河的拐棍。”(笑)他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南都娱乐:他把身段放得那么低,您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李银河:我觉得他真的也很伟大,非常好。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所以才能全都不计较。 南都娱乐:在两段关系里面,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银河:其实相同的是他们那种激情的爱。不同的有很多,他们就是很不同的人,太不同了,就是哪哪都不像。 南都娱乐:像小野洋子在约翰·列侬离开后再也没有新恋情,你会不会担心在王小波的光环下没办法公开自己现在的生活? 李银河:其实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我最早听到一种说法是只能有一个真爱,我觉得其实跟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挺符合人性的。一个人还可以爱好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我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了,这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所谓西方的多边恋,同时爱好几个人,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能说这事错误的吧。我小说里面写了好多多边恋,这种恋爱观挑战一对一关系,但是人不一定非得一对一,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爱上两个人呢,完全可以啊,一前一后我觉得更可以了。

“真的出现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完全抵挡不住”

南都娱乐:去年您站出来公开了这段十七年的感情,非常勇敢犀利。

李银河:对,这次是很偶然的,出于意外,但是最后变成了一个科普。一些比较年轻的研究性科学家有这么个说法:二十年前我让公众知道了同性恋,是中国最早搞同性恋研究的社会学家;二十年后我又让公众注意到了跨性别。因为跨性别人群和同性恋还是有区别的,所以整个事件最后引出了关于LGBT跨性别群体的科普。

南都娱乐:公开对您和大侠的意义大吗?

的。 南都娱乐:大侠在某个采访中说过自己也会对别的女性产生“心猿意马”的感情,您会担心吗? 李银河:其实后来他说这个词用得不太对,可能用怜香惜玉更贴切一点。他说对别人有一点好感什么的,我觉得没什么。他对我的爱我非常放心、笃定,我们两个人感觉就跟一个人似的,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南都娱乐:大侠对王小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李银河:他一开始就挺嫉妒的嘛。我说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嫉妒?他也嫉妒得不行,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你看他回答问题都是说“王小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小说家,李银河是一个什么什么家……”至于他自己,他就说:“我是李银河的拐棍。”(笑)他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南都娱乐:他把身段放得那么低,您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李银河:我觉得他真的也很伟大,非常好。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所以才能全都不计较。 南都娱乐:在两段关系里面,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银河:其实相同的是他们那种激情的爱。不同的有很多,他们就是很不同的人,太不同了,就是哪哪都不像。 南都娱乐:像小野洋子在约翰·列侬离开后再也没有新恋情,你会不会担心在王小波的光环下没办法公开自己现在的生活? 李银河:其实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我最早听到一种说法是只能有一个真爱,我觉得其实跟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挺符合人性的。一个人还可以爱好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我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了,这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所谓西方的多边恋,同时爱好几个人,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能说这事错误的吧。我小说里面写了好多多边恋,这种恋爱观挑战一对一关系,但是人不一定非得一对一,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爱上两个人呢,完全可以啊,一前一后我觉得更可以了。

李银河:我觉得对我们的意义倒没什么。我们在公开和不公开之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好像倒是对公众科普的意义比较大,让大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跨性别的人群。这事也不是我出柜,明明是她出柜,出柜的人群是LGBT,我说了半天我是异性恋。

南都娱乐:当年大侠是怎么打动您的?

李银河:因为他特别真挚,如果一个人真的发生了激情的话,那个力量实在是无坚不摧的,跟一般所谓找对象,考虑这些那些条件很不一样。我觉得发生几率也不是特别高的,很多人中间有一种互相的好感,感情也挺温柔的,但是不一定有激情,人们一般觉得小说里电影里才有非常激烈的感情。你看徐静蕾不也是这样感觉的吗?她觉得激情这东西戏剧性太强了、太过了,现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出现了引发激情的那个人,你想想你是什么感觉?完全抵挡不住的。

南都娱乐:大侠在某个采访中说过自己也会对别的女性产生“心猿意马”的感情,您会担心吗?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李银河:其实后来他说这个词用得不太对,可能用怜香惜玉更贴切一点。他说对别人有一点好感什么的,我觉得没什么。他对我的爱我非常放心、笃定,我们两个人感觉就跟一个人似的,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南都娱乐:大侠对王小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李银河:他一开始就挺嫉妒的嘛。我说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嫉妒?他也嫉妒得不行,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你看他回答问题都是说“王小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小说家,李银河是一个什么什么家……”至于他自己,他就说:“我是李银河的拐棍。”(笑)他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南都娱乐:他把身段放得那么低,您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李银河:我觉得他真的也很伟大,非常好。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所以才能全都不计较。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

南都娱乐:在两段关系里面,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或许在一些人的眼中,李银河最瞩目的身份是作家王小波的遗孀,是王小波在世上唯一的纽带,一生也应如此,只是这种落后的传统观念无法囚困人生,对李银河来说,无论是曾经与王小波,还是现在与跨性别者“大侠”的感情,同样磊落潇洒充满爱意。1月中旬,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与李银河出现在广州,对话讨论爱情,彼此之间擦出不少火花。借此机会,我刊专访李银河,也与她来了一场主题为爱情的对谈,关于她的婚姻与恋情,关于那些背后的故事。 采写_南都娱乐周刊记者 关敏薏 看过老徐引领的大女人三人行(http:www.smweekly.comnewscover20150238263.aspx),还不足以让你摈弃世俗、不再当井底之蛙?再来听听我们与李银河老师的爱情探讨吧。 激情之爱容易褪去 “爱情终会变成亲情” 当晚徐静蕾带着《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剧组前来,与李银河一起最先出场。台下的姑娘们举着写有“吴亦凡”三个大字的灯牌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吴亦凡出现,气氛便顷刻转为沸腾,尖叫四起,焦点全落在眼前这位好看的男生身上。李银河对此一点都不吃惊,“我觉得这很自然的,人们在青春期的那种爱美、渴望爱情的心情,肯定是激荡得要宣泄的嘛。” 渴望爱情是人的一种本能。在李银河眼里,“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一种激情,非常激烈地爱着一个人,根本不管现实生活中所谓条件什么的。”她曾直直地撞在激情的枪口上两次,第一次是与王小波,当年他为她写出那些炽热到烫手的情书,爱使得她跨越出身的世俗障碍,演绎一场“红拂夜奔”式的结合;第二次是与大侠,王小波逝世三个月后,他认识并开始追求李银河,连续被抗拒一年也不放弃,甚至搬到李银河母亲家睡沙发照顾她们,“他说一想起我,整个胸膛都烧得不得了。”鲜少有人经历过激情,李银河是幸运的,也是勇敢的,去年她公开发表的《对所谓拉拉身份曝光的回应》震惊四座,首度说明了大侠的身份,这位“生理女性、心理男性”的跨性别者至今已与她相伴了十七年。对于公开后外界的议论,李银河表现得非常淡然:“我们没有刻意的隐瞒,所有问的人我们也会实话实说,也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她也从未感觉自己背负着王小波遗孀的身份障碍,反而有点困惑:“就算小波还活着,我也可能会爱上别的人,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不是很正常吗?”无论是现在重新整理王小波情书时让她“又哭了一回,又笑了一回”,还是大侠坚持十七年如一日照顾她的生活起居,爱情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激情过去,留下隽永温馨的亲情:“激情这个东西实际上在持久的关系里头总会变成柔情的,好像爱情会变成亲情一样。” 从一个蜜罐到另一个蜜罐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幸运” 采访李银河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过程。她是我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性学专家、女权主义者,在专业领域一直走在时代前沿,说起相关话题可以滔滔不绝,对于同性恋的研究堪称是我国第一人,思想大胆前卫,针对于“多边恋”、“一夜情”、“群居爱情”发表的言论一直备受讨论,也因此扬名专家身份。 但除此之外,李银河又是一位很单纯的女人,对穿着打扮没有要求,非常朴素随意,面对爱情的具体话题时,有着一种未谙世事的质朴,有时甚至是李银河:其实相同的是他们那种激情的爱。不同的有很多,他们就是很不同的人,太不同了,就是哪哪都不像。

南都娱乐:像小野洋子在约翰·列侬离开后再也没有新恋情,你会不会担心在王小波的光环下没办法公开自己现在的生活?

的。 南都娱乐:大侠在某个采访中说过自己也会对别的女性产生“心猿意马”的感情,您会担心吗? 李银河:其实后来他说这个词用得不太对,可能用怜香惜玉更贴切一点。他说对别人有一点好感什么的,我觉得没什么。他对我的爱我非常放心、笃定,我们两个人感觉就跟一个人似的,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 南都娱乐:大侠对王小波是怎么样的感觉? 李银河:他一开始就挺嫉妒的嘛。我说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嫉妒?他也嫉妒得不行,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你看他回答问题都是说“王小波是一个伟大的作家、小说家,李银河是一个什么什么家……”至于他自己,他就说:“我是李银河的拐棍。”(笑)他把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南都娱乐:他把身段放得那么低,您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李银河:我觉得他真的也很伟大,非常好。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所以才能全都不计较。 南都娱乐:在两段关系里面,您觉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李银河:其实相同的是他们那种激情的爱。不同的有很多,他们就是很不同的人,太不同了,就是哪哪都不像。 南都娱乐:像小野洋子在约翰·列侬离开后再也没有新恋情,你会不会担心在王小波的光环下没办法公开自己现在的生活? 李银河:其实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我最早听到一种说法是只能有一个真爱,我觉得其实跟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挺符合人性的。一个人还可以爱好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我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了,这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所谓西方的多边恋,同时爱好几个人,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能说这事错误的吧。我小说里面写了好多多边恋,这种恋爱观挑战一对一关系,但是人不一定非得一对一,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爱上两个人呢,完全可以啊,一前一后我觉得更可以了。

李银河:其实我在这方面没有太大的压力。我最早听到一种说法是只能有一个真爱,我觉得其实跟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人完全可以爱了一次又一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也是挺符合人性的。一个人还可以爱好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我爱了这个人就不爱那个人了,这有什么不可能?就是所谓西方的多边恋,同时爱好几个人,这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你不能说这事错误的吧。我小说里面写了好多多边恋,这种恋爱观挑战一对一关系,但是人不一定非得一对一,一个人为什么不能爱上两个人呢,完全可以啊,一前一后我觉得更可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