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神闲人

保持平常心 保持好心情 过好每一天!

 
 
 

日志

 
 

一个县80多名干部竟这样被书记“放倒”?  

2014-09-06 13:49:31|  分类: 反腐倡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县级领导到科级干部,每逢年节“争先恐后”“成群结队”给县委书记送礼;县委书记从“半推半就”到“习以为常”,再到“谁不来送不放心”,并“边收礼边交公”以避责。双方均称对当地的“风气”感到“无奈”:“不收不送,工作不好开展”。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近期对已争议两年之久的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案做出终审裁定,萧县80多名“送礼干部”也被免职。(201494“新华网”《过节“送礼风”如何“刮倒”一个县80多名干部——安徽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等系列腐败案透视》)

“10年中收礼1000多次”、“向其送礼的人员多达近300名,公职人员占一半以上”、“非法收受他人1900万余元财物”,“近期,安徽萧县80多名领导干部被免职:从县政协主席、副主席、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副县长等数名县领导班子成员,到财政局长、交通局长、教育局长等十几名县直单位领导;全县23个乡镇,近20名党政‘一把手’被免”。当这么一串难以置信的数据和这么一个可怕的结局摆在面前时,我以为许多人都会为之惊呆。但如能细细看完整个报道,如果设想自己也被置身事中,那么人们又极有可能在惊呆之余,为当事人感到无奈和无助。因为有一个矛盾之极的问题摆在人们面前:一个县80多名干部竟这样被书记“放倒”?

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所有人必须面对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尽管后来的80多名干部,是因“每逢年节‘争先恐后’‘成群结队’给县委书记送礼”留下祸根,并最终因县委书记的“出事”而被“放倒”。但毋保良却是在没有担任县委书记前,早就已经被“放倒”。而他的被早早“放倒”,则是因为“1999年,毋保良受重用担任宿州市桥区副区长,正是在这个岗位上的‘受挫’,影响了其对‘风气’的认识。 当时,作为有学历、有能力、有业绩的年轻干部,前途看好的毋保良却意外落选区委常委,据称被评价为‘不合群、威信不高’。办案人员介绍,2003年,毋保良调任萧县常务副县长,为吸取落选‘教训’,他努力和各级干部搞好关系,将吃吃喝喝、请请送送作为密切上下级关系、搞好工作、提升威信的途径,在‘一团和气’的氛围中开始了受贿行为”。

说明啥?说明在毋保良调任萧县常务副县长后,因为有“前车之鉴”,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变化。而在其人生的这个重大变化中,没有人“强迫”他,没有人“指点”他,更谈不上被“利诱”。但如用一个导演术语来解释,那就是他被“无形强迫”了;是在一个明显畸形的从政环境中,被“无形强迫”了。但就在被“无形强迫”、自己发生了“质”的变化之后,他的仕途却发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2007年后,毋保良先后升任萧县县长、县委书记,仕途顺遂让他尝到了送礼的‘甜头’,以至后来认为这是一种‘关系的证明’”。如果以现在的话来说,那不叫“边腐边升”?反过来说,如果他还是如自己当副区长时那么“另类”,当初“不合群、威信不高”的结论不将重现?如果是这样,在层层的“考察”中,他怎么可能通得过?怎么可能坐上县长、县委书记的宝座?

由此,人们是不是看到了如下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他调任萧县常务副县长后,因为被“无形强迫”,他早就自己“放倒”了自己?如果没有自己“放倒”自己,他怎么可能“合群”?怎么可能有“威信”?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发生的,不就是在他担任县长、县委书记之后,尽管他没有向任何人开口,但却发生了“向其送礼的人员多达近300名,公职人员占一半以上”这么一个事实?发生了如他自己所说,“我在任县长、书记期间,每逢春节和中秋节只要在办公室,许多乡镇和县直机关负责人就会以汇报工作名义送钱。办公室送不掉就送到家里,节前送不掉的就节后送,一次送不掉就多次送,反复送,直至送掉为止。有几个干部给我送钱,送一次退一次,退一次就再送一次,反反复复达五六次之多”这样的事实?

为啥会这样?答案报道中就有,那就是“‘有事’送礼,没有‘请托事项’为何也要送礼?萧县多名‘送礼干部’说,一方面为了和毋保良‘套近乎、搞好关系、工作中得到关照’,另一方面则是‘随大流’:‘春节、中秋节,各单位都这么做’,不少人是‘代表单位送礼’,费用由单位报销”和“‘萧县当时就这个风气,大家都送,我不送不好。’一些被免职干部感到‘委屈’”。而于其中,人们所看到的,不照样是一个畸形的从政环境?人们所看到的,不正是许多人的被“无形强迫”?而归根结底,如其说80多名干部是被毋保良所“放倒”;从另一意义而言,不正是他们于无奈之中,自己“放倒”了自己?

从这样的分析中,人们是不是已经看到,是毋保良自己“放倒”自己在前,80多名干部因为他的“出事”被“放倒”在后?不说明前前后后“如出一辙”?全是在“屈从”和“顺应”中发生?而最后的结果是啥?不就是在那么多人成了“自己人”和“兄弟”之后,他们可以不从政为民,只要能进入这个“圈子”就好,以致最终让萧县成了一个“干部价值取向”、“社会风气”、“社会矛盾”和“社会治安”都出了严重问题的地方?

一个县那么多身居要职的党员领导干部出了问题,如果毋保良不“出事”,这样的事不得愈演愈烈?如果这样的从政环境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变,如果这样的事蔓延开来,如果“无形强迫”蔚然成风,如果越来越多的党员领导干部被“放倒”,这是不是“关乎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对这样的畸形从政环境,还能等闲视之?

一个县80多名干部竟这样被书记“放倒”?为什么那么多人不能做到不被“放倒”?这可不可以算是一个“血的教训”?而这样的畸形从政环境,仅仅萧县而已?新一届党中央为什么要高调反腐?为什么要把严格执行八项规定和反“四风”提到反腐倡廉的高度,而且要使之成为“本届中央委员会向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一个交代”?萧县的事例,不是其中的答案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